<acronym id="m6ou0"><center id="m6ou0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m6ou0"><small id="m6ou0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m6ou0"><center id="m6ou0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m6ou0"><small id="m6ou0"></small></rt>
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
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

寻访“中国传统村落”系列报道③黄龙滩:四大会馆藏传奇

时间:2022-08-10 09:46    来源:十堰晚报  字体:  打印  播报

古镇的一砖一瓦、一街一巷都在无言诉说着这方土地的沧桑与厚重。

传统村落之所以迷人,就在于岁月雕刻出的隽永魅力。

堵河之畔,张湾区黄龙镇黄龙滩村的历史,可追溯到3000年前,至乾隆盛世逐步走向繁荣,留下众多名胜古迹。街道两侧,“四大会馆”等古建筑雕梁画栋、飞檐斗拱,百年风雨皆故事。

令人惊喜的是,今日的黄龙滩村仍弥漫着独特的市井气、烟火气。在当地,不变的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安逸,是喝茶下棋、养花遛鸟的慢生活。

秦楚网讯(十堰晚报)文、图/记者 韩玉砚 报道:

原汁原味,市井气烟火气十足

傍晚,金色夕阳洒在黄龙滩。柔软的光影和硬朗的建筑交叠,一砖一瓦、一街一巷都在无言诉说着这方土地的沧桑与厚重。风吹过,摇动爬上墙头的藤蔓,和着三三两两行人的脚步声,更显古街静谧。

古镇的街道极具特色,从东向西的一条长路伸入镇中,入口处有个动听的名字叫“梅子垭”,这段街道被当地人称为上街。沿着上街西行几分钟,一条街道岔开,分成两条更为细长的街道。右边的被称之为前街,左边的则叫后街。如果从高处俯瞰,一分为二的街道,状如一种古老的农具“杨叉”。前后街的顶头处,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横亘着向外延伸,被称之为河街。

放眼望去,古砖旧墙、木梁瓦当的古建筑,无不在叙说着古镇昔日的繁华和特有的风韵。行走在古街上,每一个宁静婉转的巷角,每一扇雕花装饰的窗户,每一片屋檐半遮的天空,都是随心而欲的风景。

人气,地气,烟火气,这是黄龙古镇的独特味道。几百年前,堵河之畔的黄龙古镇百舸争流、千帆竞发,每到傍晚船工、挑夫络绎不绝,他们在茶馆、酒肆犒劳劳累了一天的自己。几百年后,从前的理发店、小卖店依旧,店主们静静等待着顾客上门,空闲时坐在门口,聊天气、唠家常。

“黄龙古镇保留了很多原汁原味的东西,街道干净整洁,古建筑修旧如旧,居民生活更是悠然自得……”这些年走南闯北,游客李先生见过不少古建筑,但黄龙古镇的市井气、烟火气,一下子打动了他。

每一片屋檐半遮的天空,都是随心而欲的风景。

两河交汇,黄龙滩存史过千年

相传在很久以前的一个夏天,上游河水暴涨,顺流游下一白一黄两条巨龙。两条龙游到此处,谁知河道内的洪水骤降,游在前面的白龙走了,而黄龙搁浅至此。洪水退去,黄龙搁浅的地方出现一大片沙洲,河水在此画了一个美丽的弧线,游龙般摇头摆尾而去。后来,此地被人们称为“黄龙滩”,滩上的古镇得名“黄龙古镇”。

从地理位置上看,黄龙镇地处堵河与犟河的交汇处。两条河,如同护城河一般将古镇环抱其中。优越的地理位置,水量充沛的河流,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。而历史上的黄龙滩,曾经是战乱年间流民的安身之所。

现存史料中,尚能找到关于黄龙的些许记载。我国著名史学家任乃强编写的《华阳国志校补图注》一书中介绍,古微国在迁徙过程中,在黄龙一带有过一段时间的停留。

夏朝时期,微国最早建立于山东西南部,被殷商上甲微打败,不断西迁。后来,微国在竹山立国。周穆王(公元前976年—公元前923年)时期,微国彻底迁出鄂西北,其间确实可能在黄龙停留。由此看来,3000多年前,黄龙就已存在。

黄龙滩平坦肥沃的土地,丰富的山林资源,成为流民垦荒安家、躲避战乱的理想之所。明万历六年(1587年)《郧阳府志》卷之十九·水利记载:“九顷坪堰县西九十里。”该堰为十堰地区较为古老的堤堰之一(位于现黄龙镇斤坪村境内)。

水利设施的修建和存在,反映流民在黄龙滩安家耕种已成规模,黄龙滩的农业已具有较高的水平,同时也为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一定的保障。

明成化十二年(1465年)至1967年,502年间归属郧阳府郧县管辖。明万历六年(1587年)《郧阳府志》卷五(城池·村镇)记载:“黄龙村,县西七十里,即黄龙滩店。”此信息不仅是目前发现黄龙滩最早的记载,更是提示,至少在此时,黄龙滩已人口聚居、村店形成、商业渐兴。

天时地利,黄龙古镇曾热闹非凡

明末清初,农民起义加之自然灾害频发,造成堵河流域土地荒芜、十室九空。朝廷实行“滋生人丁永不加赋”“地丁合一,摊丁入亩”措施后,人口增长加快,郧阳山区鼓励垦荒耕作,大批外地移民蜂拥而至,促进了农业、手工业发展,汉江、堵河流域人口流动加快,航运贸易逐渐繁荣。

黄龙滩凭借临近堵河之优势,占据通竹房、连郧阳之便利,借水稳地坦之条件,成为堵河航运的重要中转集散之地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黄龙滩上商铺聚集。武昌、黄州以及山西、陕西、江西四省五地会馆聚集于此,便是最好的佐证。

乾隆三十五年(1770年),郧阳府移江峪塘巡检司于黄龙镇,派驻官员加强此地军事、治安管理,为这处“小汉口”的经济持续发展奠定了基础。保存至今的黄龙古镇,也正是在那时逐步形成。四条街道各有分工、秩序井然,河街、前街、后街、上街商铺林立,街上熙熙攘攘,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。药铺、铁匠铺、钱庄、茶馆、特色菜馆、客栈等应有尽有。

“叶大州府门楼县,皮鼓好似金銮殿;问你为啥不到黄龙滩,我没事不到外国转。”这首至今还流传于堵河流域的民谣,形象而生动地反映出黄龙滩曾经的繁华与荣耀。

“四大会馆”中的黄州会馆。

四大会馆,见证当地辉煌历史

随着岁月更替,黄龙滩在繁荣之后,于清末民国年间逐步走向没落。不过,依然保存完好的武昌、黄州、江西、山陕会馆、余氏老宅等古建筑,斑驳的古墙、沧桑的砖瓦、粗壮的梁柱,无不述说着昔日辉煌与厚重历史。

走入古镇上街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青灰的徽派建筑,老街最高处的余氏老宅尤为显眼。余氏老宅位于黄龙镇上街梅子垭,本地人称为“石门”,是黄龙镇古民居中占地面积最大、样式最特别、天井院落最多的建筑。

它占地面积将近两亩,共有6进院落5个天井。房屋整体为砖木结构,门楣由整个青石打造而成,颇为气派,风格独特,尽显奢华;屋檐下的祥云图案依稀可见,曲线流畅,委婉动人;两端马头墙,线条简洁明快,干净利落;精致的木质雕花、精细的装饰构件,处处可见工匠精湛手艺和房屋主人的品味与讲究。这个古朴、典雅、静谧的老宅子,经历了战火烽烟、世间沧桑,但仍不失威严庄重。

在现存的四大会馆之中,武昌会馆是规模最宏大、规格最高、建筑形制最为特殊的建筑。整个建筑以中轴线为基准,左右对称,层次分明,风格统一协调,显得庄严威武。会馆内的柱子粗直挺立,砖墙上有烧制的“鄂郡”字样。会馆自前向后有进殿、戏楼、拜殿、正殿等建筑。

戏楼也称“乐楼”,为古代供人消遣娱乐的地方。逢年过节,戏楼都会上演大戏,可惜在1983年被拆除。拜殿与戏楼正对而立,之间为院落,面阔约24米,进深三间,四柱九檩。主梁上刻有:“大清道光岁次乙巳年(1845年)孟冬月吉日,武昌阖府众姓绅商首士协同建立。”据考证,拜殿及乐楼为余师荣(清代黄龙滩本地绅商)倡议,与武昌府的绅商共同捐资修建。

在武昌会馆的隔壁,是坐北朝南、现存建筑面积约340平方米的黄州会馆。整体建筑保存完好,合院式建筑,四周墙砖为“黄州”字样的青条砖。黄州与武昌同属湖广管辖,两座会馆的选址也成了相互依靠的邻居,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年商帮的团结。

沿街道往靠河的一头走,就可以看到江西会馆。会馆的墙体上,带有阳文“江西”二字的青砖。据记载,江西会馆在光绪年间曾作为“义学堂”,民国时期又为郧县黄龙滩汽车修车厂车间。江西会馆旁边是山陕会馆,古旧的外表下,雕刻精美、做工考究的细节,无处不在展现它当年的气派。

古砖旧墙、木梁瓦当的古建筑,无不在叙说着古镇昔日的繁华和特有的风韵。

人杰地灵,走出近代实业家余正裔

黄龙古镇的历史,也是一部迁徙史、一部奋斗史。千百年来,无数百姓陆续迁到堵河之畔的这处风水宝地。其中,余氏家族在这里有着近300年奋斗史,“余”姓成为当地“大姓”,家族中也曾走出无数历史人物,在岁月长河中熠熠生辉。

当地家谱记载,历史上江西修水县长茅余氏始祖余良,五子各自分布于江西武宁、修水、奉新之间,后来逐渐发展到大冶、鄂州、武昌、咸宁一带。乾隆二十年(1755年)左右,武昌府宫台山(现大冶市辖区)余氏迁居至郧阳府各地,其中叔侄三人来到黄龙滩,在此繁衍生息、开枝散叶。

细数从黄龙古镇走出的历史人物,不得不提洋务运动实业家余正裔。余正裔(1850—1910年),字根理,号公胄,生于道光三十年(1850年)十二月廿三,故于宣统二年(1910年)二月初四,享寿六十岁。

他从小聪明好学,举止若成人,长秉庭训,学问明达,弱冠应试,得到时任湖北学政的张之洞的赏识,被选拔入郧阳府学,称为府庠生。同治十二年(1873年),余正裔二十三岁,被湖北学政洪钧录取拔贡,被选拔为知县,其坚不就任,复改为京官,授兵部郎中。

光绪十四年(1888年),两广总督张之洞准备兴办实业,便安排余正裔以兵部郎中身份前往兴安(陕西安康市)、汉中、郧阳三处调查煤铁矿产资源,以备开采。不久,余正裔被委派为大冶东路官矿局总办。

后来,余正裔看到官办矿的弊端,毅然脱离政界。调查到兴国州(湖北阳新县)炭山湾煤矿贮量丰富,煤质较佳,他请求集资自办煤矿。但是因为炭山湾煤矿地下水比较多,花费巨大,家产荡尽,历尽艰辛。

而后,他经过研究认为,必须要学习西方的采矿方法,采用先进设备大办才能取得效果,于是先后同外商亨达利、万顺洋行签订垫资购买设备合同,先后花费数十万银元,费时近二十年,后来又收购罗汉山、陈家山、鰋鱼头等处煤矿以及韩家山铜矿,扩充经营范围,矢志不渝,心力交瘁。

1910年二月初四,余正裔病故,葬于郧县西乡黑虎保秦家坪青龙寨之麓,诰赠花翎候选道,封中议大夫。

□延伸阅读

余雪成:挖掘乡土史料,让更多人了解黄龙古镇

外地游客游览黄龙古镇,若要找一个向导深入了解当地历史文化,百姓都会不假思索地推荐余雪成。在黄龙古镇出生长大,今年33岁的他,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古镇文化的挖掘、整理、推广、利用,使人们对黄龙古镇有了新的认识。

与其他从小在堵河里游泳、街巷中玩闹的同龄人稍有不同的是,余雪成记事起就对本地风物、民俗颇有兴趣。小时候,每当老人津津乐道祖上的故事,他总会侧耳倾听,乐此不疲。2015年,恰好看到族人整理的家谱,他对家族脉络、历史遗迹有了全新的认识,于是立志不惜代价,为丰富家乡的历史作尝试。

“黄龙古镇历史悠久。如今家乡繁荣昌盛,百姓丰衣足食,那我就该去记录家乡沧桑古今的历史跨越,用文字去记下历史人物的故事。要是不把这些写出来,就会被人遗忘。”几年里,他利用业余时间大量阅读各种地方文献,有空便邀请当地老人讲述传说、故事。

细节往往是反映历史真实面不可忽略的证据。有时为了解历史中的蛛丝马迹,他自费到文献中记录的周边地区考察,古墓、碑刻、古道……一个个去核实、辨认,待确认无误后,才稳妥地出现在自己的文稿中。

今日的黄龙滩村仍弥漫着独特的市井气、烟火气。

2017年,余雪成受邀为张湾区政协主持编撰的《黄龙古镇》一书撰文。2022年,该书正式出版,其中约三分之一的文章出自他手,历史沿革、山水揽胜、历史回眸、建筑遗存、工商交通、三线建设、民俗文化、民间传说、乡贤人物、美景旅游、文献辑录等,全景式展现了黄龙古镇可追溯的历史图景。

“保存历史风貌,关键是保留原有的特色和记号。只读史书还不够,要落实到对古镇一砖一瓦的保护上。”在余雪成的带领下,记者在黄州会馆、武昌会馆之间的草地上,看到一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。他回忆,2015年的一个夜晚,这只原本蹲在民居前的石狮子“不翼而飞”,次日群众报警。

收到消息后,在村委会上班的余雪成寝食难安。熟悉本地情况的他陪同民警四处走访居民,查看嫌疑人可能经过路口的公共视频。经过不懈努力,石狮子完好无损找回。

2017年,当地对古镇进行环境整治,余雪成发现一些“黄州”“鄂郡”字样的墙砖和石条,可能被施工方丢弃。“这些墙砖,大的有十几斤,小的也有三四斤,都是历史的见证,如果白白扔掉十分可惜。”于是,他赶紧向当地政府反映,后来这些墙砖、石条被完整保留,在后来的黄州会馆修复中发挥了重要用途。

扎下根去,史海钩沉,潜心生长,静待花开;抬起头来,践履躬行,初心不改,步履弥坚。余雪成表示,他还年轻,将在挖掘整理黄龙古镇历史文化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。“希望通过展示黄龙古镇,让更多年轻一代了解自己的家乡,增强村民的归属感,传递正能量,也让更多人认识黄龙古镇。”

( 责任编辑:沈进虎    新闻报料:8110110    版权声明

日韩高清色无码